欢迎您访问志远翻译官方网站!
专注翻译20+年
  • 在线咨询
  • 400-811-9518
  • 在线询价
  • info@ata.com.cn

科学和数学翻译的挑战:项目不可译时该怎么办?

Date: 2019-07-11 19:42:24Source: 志远翻译

科学和数学在翻译方面具有优势。与这些字段关联的大多数符号、象征和词汇相对来说都是通用的。而其他领域,尤其是艺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如果源文本中包含了韵律、诗歌、押韵等文学元素,或者有与文化相关的特定拟声词,翻译就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医学科学数学翻译

如果声音不是声音

许多人没有意识到他们每天听到和发出的声音并不能从一种语言转换到另一种语言或从一种文化转换到另一种文化。例如,在英语中,猫叫是“meow”,狗叫是“woof、woof”,驴叫是“hee haw”,鸭子叫是“quack、quack”。这些简单的声音出现在无数的儿童文学作品中,并被收纳进营销活动、广告等等。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声音往往不是世界人民所熟悉的表达。

猫在日语中说“Nyaa”,在土耳其语中说“miyav”。狗在法语中叫声是“ouah、ouah”,在西班牙语中是“gua、gua”,在俄语中则是“Gav、Gav”。驴子在土耳其语中会说“A-Iiii A-Iiii”,鸭子在丹麦语中叫法是“rap、rap”,法语中叫“coin、coin”,希腊语中叫“pa、pa、pa”,俄语中叫“Krya、Krya”,西班牙语中却叫“cua、cua”。

一些日常的声音也不是普遍存在的。对于食物,说英语的人可能会发出“chomp”的声音,而法国人则是“Miam”,日本人是“paku paku”,而意大利人会说“Gnam”。英语中的枪响可能是“Bang”,但法语中是“pan”,日语中是“bakyun”,爱沙尼亚语中的“tuhh”可能是“pan”。哭泣的声音也有自己的翻译特点。英语中是“Wah”,在法语中是“ouin”,在日语中则是“Shikushiku”可能会更合适。

插入语的问题

插入语不仅仅涉及到单词问题。这些表达通常具有反映文化差异的语用意义。除了声音上的差异之外,单词或短语常常根据不同的情况有不同的用法。例如,西班牙语中的英语“Hey”可以根据上下文翻译成 oye、eh、mira、esucha、ole、hala、momentito 甚至 hola。

虽然“hey、right、absolutely”这样的词,或者“good Lord、for God 's sake、holy shit”这样的短语可能被翻译成字面意思,但这将导致严重的语用错误。为了正确地使用插入语,译者必须清楚地理解原语的意图,以及如何在译语中有效地表达该目的。

性格的变化

有些时候,尤其是在儿童文学中,甚至连文字都不会翻译。例如,英国著名的苏斯博士 (Dr. Seuss) 在《绿鸡蛋和火腿》 (Green Eggs and Ham) 一书中塑造的山姆就是我 (Sam I Am)。阅读苏斯的书最令人兴奋的地方之一是诗歌中神奇的节奏和韵律。经过翻译后,这些元素就消失了。想想西班牙语:绿鸡蛋和火腿变成了 huevos verdes con jamon,“Sam I am”变成了“yo soy, Sam”。因此:

“您喜欢绿鸡蛋和火腿吗?我不喜欢他们,山姆就是我。我不喜欢绿鸡蛋和火腿,”成为“Te gustan los huevos verdes y jamon? No me gustan ellos, yo so Sam . No me gustan los huevos verdes con jamón.”。魔法就消失了。

因此这本书在字面上翻译的部分可以找到对应艺术的变化,保持文化相关性和音韵。在这个翻译中,Sam 被 Ramon 代替。歌词现在应该是:“¿ Te gustan los huevos verdes con jamón? No, no me gustan nada, Juan Ramón. No, no me gustan nada los huevos verdes con jamón.”。

这本书的后一个版本更具诗意。虽然名称被改变了,但是仍然保留了书的宗旨;然而,这样的结果却是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两个孩子可能读过同一本书,但从不会彼此交谈去深入了解它。

名字蕴含着什么?

就像角色的名字一样,书籍、电影、艺术品等等的标题往往无法直接翻译。例如,如果您问一个在中国的人是否看过《光猪六壮士》,他们可能不知道您在说什么。然而,如果您问他们是否看过《六只裸猪》,他们可能会和您一起回忆这部电影。其他奇怪的中文译名还包括用《一夜大肚》(直译是 One Night, Big Belly)代表《Knocked Up》,《一条非常强大的鲸鱼奔向天堂》(直译是 A Very Powerful Whale Runs To Heaven)代表《Free Willy》,以及《王牌大骗子》(直译是王牌大骗子奥斯汀·鲍尔斯 (Austin Powers))。

中文并不是唯一一种为了更好地与他们的文化相适应而变化有趣的称谓的语言。《Full of the Nuts》在德国被称为《Dodgeball》,在捷克共和国《Bad Santa》被称为《Santa Is A Pervert》,而葡萄牙的《Skyscraper Attack》和《Airport Attack》被称为《Die Hard》第一部和第二部。

虽然本文中的许多例子表面上看起来很幽默,但这些问题在翻译领域很复杂,必须与您的翻译服务对象进行讨论。您的标题需要逐字翻译还是比喻翻译?是否有依赖于文化或社会微妙之处的词语或拟声词需要被正确理解?来自其他国家的读者是否能够根据他们看到的翻译,对您的文章有同样的认识和理解?

The End

在线询价

Get Quote

联系客服人员或致电400-811-9518告诉我们您的需求, 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与您联系。

服务项目
姓名
称谓
Email
联系电话
源语言
目标语言
交付时间
留言
网站优化
Top